中国加入WTO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中美两国怎么能说脱钩就是脱钩?

发布日期:2019-07-17

    《环球时报》记者白云仪戏剧性地改变了朝鲜半岛的局势,加剧了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争端,在法国爆发了“黄背心”怨恨,以及来自中美洲的“商队”移民对美墨边境的影响……2018年,世界被一个接一个的震惊。但它们不能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互动”相提并论。今年的中美关系主线是贸易战。自春季经贸摩擦升级以来,双方进行了几轮谈判,但更多的是对抗升级,直到停战结束。除了主线之外,中美之间的对抗也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彭斯副总统10月份的讲话从更广泛的角度揭示了华盛顿的强烈敌意,同时他重申“我们(美国)重建了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中国改革开放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的努力。能否断定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些对贸易、WTO和改革开放的批评?《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首席谈判代表、前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副部长、现任中国与全球智囊团咨询委员会主席的龙永图。

      

    龙永土。(余天骄拍摄)

    论美国

    这个国家一直对利益感兴趣。

    中国和美国很难立即扭转这种局面。

    《环球时报》:自贸易战爆发以来,许多人都感到中美两大经济体正在告别过去40年以合作为导向的关系。一些人悲观地认为,中美对抗的趋势可能难以改变。你觉得这个观点怎么样?

    龙永图:我不能完全同意。自尼克松时代以来,经过几十年的共处,中美两国的利益变得过于纠缠。两国关系不可能同时逆转和倒退。当然,两国之间有一些新的问题,但是新的问题可以用新的方式来处理。

    许多人认为美国正在尽一切可能遏制中国的崛起,但事实是,今天不是20年前,中国已经崛起,美国再遏制为时已晚。从我与美国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这个国家一向以务实和兴趣为导向。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是,是否应对一个已经发展并仍在发展的大国。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任何国家,包括美国,甚至特朗普总统本人,都不能否认中国发展所带来的巨大市场机遇。美国应该有勇气和智慧面对中国崛起的现实。

    我认为目前的问题是,中国存在一些过度悲观的情绪。有些人的想法是由美国鹰派领导的,甚至“主动签到”,这实际上是不安全的迹象。中国已经发展到目前的规模。我们应该比以前更加自信,继续走既定的道路。永远不要因为一些美国鹰派的评论,更不要说因为贸易摩擦,动摇了对中美关系总体形势和总体格局的判断。我认为这是一个越来越现实和重要的问题今天。

    《环球时报》:美国国内有声音呼吁中美完全“脱钩”。这个意图可以实现吗?

    龙永图:经过这么多年的全球化,我们怎么能说脱钩就是脱钩呢?对于英国来说,离开欧盟是如此困难,更不用说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国和美国,更不用说处于各种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的许多国家,数以万计的跨国公司,以及无数的中小企业。如果一个国家认为其外交政策调整能够使全球产业链布局发生重大变化,那么它不仅忽视了市场规则,而且夸大了自己的实力。

    虽然我认为“脱钩”的可能性很低,但中国应该保持警惕。这意味着,中国不仅应该做好自己的事,而且应该特别关注全球产业链的布局。

    《环球时报》:你说过,只要有很多大型跨国公司,只要科学技术不断发展,全球化的趋势就不会改变。但是,特朗普的底层行动是那些认为他们无法从全球化中获益的人。他们用自己的选票告诉全世界,他们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将来,前者会占上风,后者会成为主流吗?

    龙永图: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全球化不仅给大型跨国公司带来利益,而且给中小企业带来巨大的利益。例如,互联网和跨境电子商务使得以前在全球经济和贸易中由于信息不对称而被边缘化的中小企业在同一个平等阶段同时与大型跨国公司竞争,从而使得全球商业力量的整体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对于美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一些中小企业和基层人士,他们反对全球化,因为他们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将全球化的股利渗透到各个阶层和群体中。这不是全球化的错,而是一些政府在经济和社会政策和管理职能上的失败。当我在国外讲话时,很多人也问我:为什么中国没有反全球化的力量?或者:为什么中国没有强大的反对改革开放的力量?我的回答是,中国高度重视解决扩大地区发展差距的问题,重视解决贫困和弱势群体问题。

    关于贸易

    世贸组织的作用不应被夸大。

    中国的再监管前景广阔

    《环球时报》: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经历了很多困难。现在,以美国为首的贸易体系的支柱似乎“摇摇欲坠”。作为中国入世谈判的代表,你如何评价WTO的影响?改革应该在哪个层次上进行?

    龙永图:首先,我们不应该夸大WTO的作用。在全球贸易中,WTO具有特殊的地位。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其制定国际贸易规则、组织全球公开市场谈判和解决贸易争端三大职能十分突出。第一个功能是让中国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套国际规则,并主动调整其内部经济体制让我知道。第二,中国通过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直接参与公开市场谈判,使中国的改革开放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第三点,我们希望通过世贸组织解决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避免在双边层面与其他国家发生直接冲突。

    但老实说,如果世贸组织像当时那样强大和有效,我们与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强烈了。不幸的是,今天的世贸组织确实被边缘化了。这是建国以来最危险、最脆弱的时刻。这体现在我刚才提到的三大职能上,世贸组织已经不能正常运作。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应该主动维护这一机制。我认为我们可以从几个方面着手:第一,我们应该在日内瓦总部推动世贸组织改革谈判,使之适应新的发展形势。我们就是这么做的。二是促进一些区域贸易协定的成果向全球贸易规则的转变,如亚太地区16个国家的REP、过去两年中中日韩自由贸易区、CPTPP和日本及澳大利亚撤军后推出的其他区域贸易协定。我非常积极,提出了许多开放市场、适应国际新形势的建议。成熟后,这些建议将在世贸组织一级进行谈判,逐步从区域规则转变为世贸组织框架下的次多边协议。这将是未来世贸组织建立新的全球规则的重要基础。

    三是支持跨国公司在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中发挥作用。例如,阿里巴巴一直在推动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的建设,希望在跨境电子商务领域有一套新的国际规则。鲁迅先生说过,世界上没有出路,更多的人会成为这条路。世界上许多地区还没有建立一套规则,但如果绝大多数企业都这样做,并形成某种大家都同意的管理共识,为什么它们不能上升到世贸组织水平,成为新的全球贸易规则?

    环球时报:如果美国放弃世贸组织而开始一项新的业务,它能够做到吗?

    龙永图:我觉得特朗普至少不想重新开始。他想走单边主义道路,威胁要退出世贸组织。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决心走自己的路,当外界认为TPP面临终结时,我们可以向日本和澳大利亚学习,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TPP。我觉得很好。如果美国“死亡”,我们将面临一个没有美国的世贸组织,而且没有任何问题。事实上,美国不是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和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的成员,但它们也运作顺利,发挥了重要作用。当然,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我们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

    《环球时报》:最经常讨论的话题之一是中国是否履行了WTO承诺。你觉得这个问题怎么样?

    龙永图:中国已经履行了降低关税和开放市场其他具体规定的承诺,远远超出了规定的时限。中国目前最令人不满意的是,中国没有实现世贸组织要求的“国民待遇”,即所有企业,包括国有、私营和外资在内,在国内受到平等对待。我记得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0周年之际,一位记者问我:“中国履行世贸承诺的成绩如何?”我当时告诉他,由于中国在“国民待遇”问题上做得不够好,仍然少了80分和20分。

    事实上,我们也感到,对私营企业的平等待遇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这也是为什么总书记习近平在18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多次重申,最近举行了一次私营企业研讨会。这是对国际社会关注的最佳回应。然而,实现这些概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部分干部思想上仍然存在着一些根深蒂固的“左”倾现象,如认为与私营企业联系较多,借贷较多,即“与私营企业勾结”,担心政治风险。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十年来,我一直在向很多人宣传这个观点:无论是国有企业、私营企业还是外资企业,只要它们在中国注册,就向中国政府纳税,为中国人民提供就业机会,他们就是中国企业。很多人都接受这种观点,但从制度和观念上讲,很难付诸实践。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以改善我们的商业环境在未来。

    看看然后换。

    意识形态需要重新解放

    三组人的发展成就值得感谢。

    《环球时报》:观念的更新也是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面临的挑战。在解放思想的过程中,你记忆中还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吗?

    龙永图:中国的改革开放本质上是一个不断更新思想的过程。在改革开放初期,思想上有很多变化,似乎很大。事实上,他们在一瞬间“崩溃”。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1978年,中国刚刚经历了唐山地震,我被派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工作,但是我们习惯性地认为我们应该自力更生,无论灾难有多大,我们都不会接受外国的“施舍”。当我们到达纽约时,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政策没有被很好地理解,甚至荒谬和不合理。国际社会成员接受国际援助是正常的,但不是“施舍”。概念更新后,每个人都突然开始行动。因此,1979年,中国派代表团到联合国表示愿意接受国际援助,从而开辟了中国参与国际合作的新天地。

    当前,我们仍有许多思想需要进一步解放和突破。例如,我们最近经常谈论进口问题。像我这样从事对外贸易的人一直认为出口比进口好。出口是为了赚取外汇并为国家作出贡献。进口就是把国家的钱花在国外购买奢侈品上,它是“输家”。现在,这些想法太老了。如果中国长期不重视进口,不仅会损害中国消费者的利益,而且会阻碍我国企业参与全球产业链中的分工。

    《环球时报》:有声音说,中国过去40年取得的成就来自于美国“搭便车”。你如何评价这个论点?

    龙永图:这是一种荒谬的逻辑。对外评价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成绩一般强调三个方面。一是使7亿人摆脱贫困。美国在这一过程中是如何帮助我们的?第二,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工厂,这是全球产业链转移的结果。这也是由于中国最普通的农民工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和沉重的代价。他们离开了祖国,在没有社会保障的情况下,用自己的血汗为中国经济发展积累了财富,赢得了“第一桶黄金”。如果这个成就是美国的功劳,恐怕美国人自己也不相信。第三,我们建设了世界上最好的基础设施,这实际上是中国领导人远见和建设者斗争的结果。在这方面,来自日本、欧洲、香港和澳门的援助可能比来自美国的援助要大得多。

    因此,中国的改革开放最应该感谢三大群体:第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领导人;第二,努力建设中国经济基础的中国农民工代表第三;对外开放的最初几天,帮助国家走出了最困难的第一步,香港、澳门和海外同胞。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发挥了作用,但是它从中受益更多。